广州市福利彩票中心电话号码|永川区福利彩票中心

我見到「初音未來」之父,他說出了初音的成功秘訣

江服勁 2019-11-23 09:40

編者按:本文來源微信公眾號刺猬公社,作者趙思強,創業邦經授權轉載。

她開啟了虛擬偶像的時代,模糊了現實和虛擬,打通了二次元和三次元;她既是一款冰冷的聲音軟件,又是一個被賦予了故事和生命的形象;她矛盾的兩面造就了她的獨特,也造就了一個全新的文化。

“初音殿下我愛你!”

“miku daisuki(喜歡)!!”

“初音I LOVE YOU!!”

11月16日,北京五棵松M空間,場外諾大的空地上,用柵欄圍出了一塊展區。撕心裂肺的表白聲不時從這片區域中傳來,引得不明真相的路人駐足,趴在欄桿邊向里張望。

幾個高中生模樣的男孩聽到聲音笑道:“原來這就是二次元。”

說完,他們也掏出門票,走進了那片展區。

還有兩個小時,初音未來2019北京演唱會將在展區后的場館里舉辦。粉絲們提前來到這里,帶著購買初音未來正版周邊的小目的。

為了烘托氛圍,主辦方在現場還安排了小游戲。你拿著入場時工作人員給的宣傳冊,在展區的五個地點完成五項任務,還可以獲得一份限量版禮品,數量有限,先到先得。

有一項任務很有趣,你得用超過80分貝的聲音向初音未來表白——這相當于一輛汽車經過的聲音。穿著應援服,手上拎著一大袋周邊的粉絲排著隊,沖著分貝儀大聲喊著,臉上新鮮的青春痘由于充血,好像變得更紅了一些。

只要印章在宣傳冊上落下,說明你挑戰成功了,限量版禮品離你更近了一步。

再過倆小時,他們就將拿著這些禮品和采購的周邊,去見他們心心念念的“世界第一的公主殿下”,這位公主會扎著綠色的雙馬尾,在他們的應援聲中完成一場2小時的演唱會。

”公主殿下“不能和觀眾互動,卻可以瞬間換裝。”公主殿下“只能出現在屏幕里,但依舊讓這些“追隨者”們為她瘋狂尖叫。

2007年誕生的初音未來,已經度過了自己的第12個“16歲生日”。在這12年間,她開啟了虛擬偶像的時代,模糊了現實和虛擬,打通了二次元和三次元;她既是一款冰冷的聲音軟件,又是一個被賦予了故事和生命的形象;她矛盾的兩面造就了她的獨特,也造就了一個全新的文化。

在演唱會開始前,刺猬公社(ID:ciweigongshe)見到了初音未來的創造者:伊藤博之——他是Crypton Future Media(克理普敦未來媒體有限公司)的社長。

在他眼中,初音12年的發展,有三個比較重要的節點,分別是:彈幕視頻網站的出現、初音演唱會的舉辦,以及初音入駐中國。

 從樂器到歌手

與外面熱鬧的場面不同,訪談在演唱會后臺的休息室里進行,里面很安靜。由于要同時拍攝紀錄片,工作人員調整了好幾次麥克風,對談才正式開始。

54歲的伊藤博之不善言辭,解答一些問題時要思考許久,從直觀感受判斷,很難把他和初音未來這個二次元形象聯系在一起。

這其實也理所當然,因為初音未來最初并不是針對二次元用戶的形象,她只是一款軟件。

1995年,伊藤博之創辦了Crypton Future Media,專注于制造聲音和音樂內容的業務,是個貨真價實的技術開發公司。

伊藤博之

在制作初音之前,Crypton已經推出了多個面向音樂公司、音樂人的技術服務,也開發了許多的虛擬樂器軟件。讓人無法分辨真實演奏和虛擬樂器之間的區別,是他們的主要目標。

“和樂器一樣,人的歌聲也應該能變成虛擬樂器吧?”

抱著這樣的想法,Crypton采用了雅馬哈開發的Vocaloid技術,收錄了聲優藤田咲的聲音進行開發,初音未來在2007年8月公布于世。詞曲作者只要在這款軟件中輸入譜子和歌詞,就能輸出由其演唱的歌曲。這有點像語音地圖導航或者谷歌娘,在輸入一些基礎發音后,可以通過合成說出任何話。

也就是說,初音未來起初只是作為人聲的虛擬樂器開發的。面向的受眾,主要是從事音樂制作的專業人士。

“聲音合成技術以前就有很多公司在研究,并不是新的東西。虛擬樂器也不是新的技術領域。但將這兩者融合,在VOCALOID之前幾乎沒有人觸及,更不要說在此基礎上還加入了角色形象。”伊藤博之說,“我們是第一家做這個嘗試的公司。”

在他看來,為一個軟件創造形象,看上去像是附加的東西,實際上有非常大的意義,那就是為創作的連鎖反應提供了媒介,創作者做出好的作品,吸引新的創作者加入創作,這讓初音得以在世界范圍內傳播。

在初音未來之前,Crypton已經推出了“ MEIKO ”“KAITO”兩款VOCALOID,都沒有在市面上引起太大反響。

但在初音誕生的2007年,日本出現了彈幕視頻網站niconico,Youtube也逐漸進入日本,UGC內容生產模式初具雛形,大量的普通用戶開始在互聯網上傳播自己的作品。

伊藤博之認為,這是初音能夠爆發的很重要的原因。

對于創作者來說,初音是一個完美的容器。

音樂制作者可以通過初音制作歌曲,“沒有氣息限制,沒有音高限制,沒有風格限制”,解決了制作人找不到歌手的問題。畫師可以在初音的形象上進行二次創作傳播,后來又出現了能夠制作動畫的MMD(MikuMikuDance),讓初音不再只是一個平面形象,而是可以跟著音樂跳舞的3D動畫形象。

以初音這個形象為中心,創作者連著創作者,關系網越來越復雜,影響力越來越大,也有誕生了越來越多的優質作品。熟悉日本歌壇的人應該會知道,最近兩年爆火的日本歌手米津玄師,此前也是一名P主(使用VOCALOID的創作者)。

這種影響力通過Youtube等新興媒介蔓延到全球,粉絲們一邊守護她完美的外在,一邊向她的”身體“填充屬于自己的內容,賦予她新的魅力。

美國流行文化和流行音樂評論家林賽·佐拉茲曾撰文說,粉絲們在應援初音,其實也是在應援他們自己。

“數字作品是越被使用,其價值越高。”伊藤博之說。在他看來,創作者們在做的事,是“為沒有生命的事物注入靈魂。”

 走進現實的虛擬偶像

有人在注入靈魂,就會有人被這靈魂吸引。

2010年3月9日,Crypton舉辦了“未來之日感謝祭”演出會,單日演唱會入場人數接近6000人 。

伊藤博之把此說是,重大的轉折。

從這開始,初音未來不再是一個電腦屏幕后冰冷的聲音,而是一個可以在現實生活中見到的真實形象。這是初音和普通二次元形象相比的一大優勢,在內容和技術的雙賦能下,越來越多的粉絲把她看作是一個“真人偶像”,在她身上傾注了更多情感。

這同時造就了初音在商業上的成功。在Crypton剛推出初音時,還鮮有人了解她背后的價值,當她的人氣越來越高,資本隨之追捧而來,以初音為核心的全產業鏈開發迅速展開。

根據自媒體“音樂先聲”報道,伴隨著初音未來的大賣,Crypton在日本音樂軟件公司的市場占有率,在不足一個月內,由6%急速上升至約33.9%,2007年全年的市場占有率是27.6%,音聲軟件的獲利上升211.4%。其中,公司當年通過銷售初音未來的CD和周邊產品,就帶來了近六千萬日元的盈利。

由于初音是第一個“出圈”的虛擬歌手,很快享受到了巨大的紅利。老牌游戲公司SEGA買下初音的游戲版權,開發出來的游戲,一度在日本銷量第一;初音正版手辦出了無數,還有各種特殊的亞種,如櫻初音、雪初音、賽車初音等,甚至還推出了中國風的舞獅初音和中秋初音。

不少看似和二次元不搭邊的公司,紛紛邀請她代言自家的產品,從谷歌瀏覽器到索尼手機,再到豐田汽車和力士洗發水。娛樂圈也沒有放過她,安室奈美恵和她合唱歌曲,Lady gaga請她當做自己演唱會的開場嘉賓......

這背后,其實是日本成熟的二次元產業鏈和市場環境。2018年來華參加中國國際動漫節時,伊藤博之就曾在接受浙江衛視訪談時說,初音未來的背后,有幾乎整個日本動漫產業的支持。

在日本,讓國民接受一個二次元形象的難度要簡單得多,商家也清楚一個虛擬形象應該采取怎樣的營銷策略和合作方式,從而能實現較為長久的合作。

立足日本,放眼全球,這讓初音大獲成功。現在,她已經在全球俘獲6億粉絲,代言過上百家品牌,身家超過百億日元(約6億人民幣)。

相比之下,國內的虛擬偶像,除了和初音同源的洛天依之外,幾乎在商業化上都沒有很突出的進展。對于國內大部分公司來說,他們不懂什么是二次元,虛擬歌手只是一個新鮮的“噱頭”,除了核心粉絲,很難吸引到圈外人。

但這個情況將慢慢伴隨著新一代年輕人成長而改變,在騰訊發布的《2019騰訊00后研究報告》中,00后提及最多的偶像第一名是洛天依,第二名是初音未來。他們的位置排在了易烊千璽、肖戰、蔡徐坤等真人偶像的前面。

圖片來源:《2019騰訊00后研究報告》

同時,有48%的00后表示,自己有喜歡的虛擬形象;17.2%的00后將虛擬形象當成自己的偶像。崇拜觀念達到一定時機后,很容易驅使人們產生消費行為,放眼國內,當這一批00后掌握更多的自主消費權,洛天依、初音未來們的商業價值,才可能真正在國內爆發。

 難以復制的成功

伊藤博之第一次來中國是在2009年,他記得當時參加國內的一個漫展,看到很多賣商品的攤位上,有初音未來的盜版商品,這讓他意識到,初音未來在中國市場是有需求的。

同一年,一個名叫Mikufans的視頻網站在國內誕生了,從名字就可以看出,這是一群喜歡初音的人建立的網站,十年過去,這個網站成了國內最大的年輕人社區——嗶哩嗶哩。

2014年10月,上海新創華和Crypton正式簽訂了第一份授權文件,初音未來正式在國內開展業務,這也是Crypton在海外的第一家代理商,2009年伊藤博之來到中國看到的盜版橫行的情況,開始慢慢有了變化。

2015年,初音未來首度來到中國舉辦演唱會,VIP門票2秒售罄、全部門票8秒售罄。2017年,初音未來連續第三年舉辦中國演唱會,現場開放官方限定商品售賣,總銷售額高達160萬。

與此同時,在初音的影響下,國內的虛擬歌手、虛擬偶像開始大量出現,目前國內已經有至少30名虛擬偶像,在2017年一年內就誕生了14名虛擬偶像。但從目前的情況來看,幾乎沒有一家成功,甚至很多虛擬偶像已經陷入停擺。

究其原因,一是國內公司的技術較日本有很大差距;二是沒有足夠優質的內容填充到這個形象中,在最初的發展階段沒有給用戶講出足夠吸引人的故事;三則是二次元在國內還是一個偏年輕化、偏小眾的文化圈層,國民認知度較低。

初音的成功是很難復制的,她更像是一個無心插柳的意外,恰巧滿足了當時用戶蓬勃而出的創造欲。但現在的互聯網環境早就變了,一味模仿十二年前的形式,很難實現突破,看上去只會像是初音拙劣的模仿品。

但人們對虛擬形象一定還是有需求的,就像崇拜真人偶像一樣,他們需要一個能夠安置自己不屬于現實世界的幻想和情感的地方,需要一個近乎完美的存在,幫助他們逃脫真實世界的煩惱和痛苦。

伊藤博之透露,目前Crypton還在開發新的引擎,讓初音未來的聲音更豐富,創造出更多真人演唱風格。這意味著,初音未來的未來,將進一步向真人靠近。

對談結束后,演唱會已經開始,現場的觀眾賣力揮舞著熒光棒,呼喊的聲音早就超過了80分貝。

聲明:以上文章或轉稿中文字或圖片涉及版權等問題,請作者在及時聯系本站,我們會盡快和您對接處理。

公司注冊流程_3天快速公司注冊_無地址注冊公司費用 廣告
相關推薦

Copyright ? 2019 找邦企版權所有:廈門奇兔網絡科技有限公司

網站:http://www.yfqagv.tw

地址:廈門市湖里區高新技術園紅豆杉科技大廈A棟9D室

備案號:閩ICP備19005698號

广州市福利彩票中心电话号码 甘肃11选5 浙江11选5 北单 4场进球 辽宁11选5 家庭乱伦三级片 601288股票 一本道爱色伦理电影 59财进配资 pc蛋蛋 14场胜负 篮球比分网即时比分 最新一本道在线看 辽宁35选7 股巢网 河南11选5